@请叫我腹白

日常划水,日常拖更,日常弃坑

【卡米尔视角】单箭头


自戏混更【话说还有人记得我本来是个码字的嘛……】

现代pa,雷安,卡米尔单箭头

注意避雷

日常ooc


正文👇:

         门已经开好了,那人的脚步声在楼道里打了几个转绕上来。不过今天的脚步声比以往沉重,甚至于有些跌跌撞撞。

        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又喝多了酒,擦干净手从厨房跑出来迎接,却在看见他怀里抱着的人时整个人一僵。

         那家伙软软地缩在他怀里,大半个身子都挂在他身上,平常翠绿的眼睛眯着,整个人迷迷瞪瞪地砸了咂嘴,吐字不清地咕哝着,依稀能听见一两句“恶党”。

         抬头,对上一双有些歉意的紫色眼瞳:“年终酒会……”

         点点头,垂下眼眸掩住神色:“客房每天都在收拾,可以直接住进去——我去帮大哥开门。”

        他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脸上展开一个放松又疲惫的笑。似乎是想伸手过来揉头,碍于怀里有人又只好作罢:“真是……我之前还以为这傻子挺能喝的呢。”

         囫囵着点点头,跑过去把客卧的门打开。看着他把人半抱半推地弄上床,又低头为他脱衣服脱鞋,末了又轻手轻脚给人盖上被子。

        举手投足都是满溢的温柔。

        不同于对自己的温柔。

        鼻子眼睛有些酸胀,匆匆忙忙丢下一句“我去冲杯蜂蜜水”,几乎是逃一样离开现场。手臂撑在料理台上,由于过分用力肘关节发出了些微声响,黑色的大理石台面倒映出一张将哭未哭的脸。

        嘴唇有些颤抖。

        他是大哥,只是大哥……

        端着蜂蜜水进去时他已经靠在床边睡着了,手里还攥着那个醉酒人的手。

        蜂蜜水在床头柜上放得没有了温度,就这么在黑暗里静静地看了他许久。从他明晰的下颚线条,到他抿紧的唇,到坚挺的鼻梁,紧闭的双眼,再到修长的眼睫。

        俯下身在头巾的星星上留下一吻,然后迅速退开。

        “晚安,大哥。”

                                                                                ——The End

#06.17 cwa场照#摆渡人金

出镜:腹白,即原po
摄影&后期:青林

#06.16 cwa首日 十字雷狮#

出镜:腹白,即原po
妆面:海盐
拍摄:海盐/熊熊

原po想扩列……
企鹅号1378533467

【复兴号x和谐号】#关于复兴号将逐步取代和谐号的梗#

最近这对cp似乎很火的样子

于是试着摸了一下/安详

很短,ooc



正文👇【不这只是两个段子】




糖版【又名霸道总裁版】👇

         “复兴,我想出去工作赚钱。”趴在床上的和谐号有些郁闷地嘟起嘴,“一天到晚老是待在家里,感觉我一点价值都没有。”

         “不行。”

         “为什么!”
   
        “赚钱交给我就好,你只用乖乖待在家等我。”站在落地镜前的复兴号整理下领带,转身在赌气的和谐号额前印下一个吻,“待在我身边,就是你现在最大的价值。”

刀版【又名相爱相杀版】👇

         “复兴,你这是为什么?”

         和谐号仰头看着眼前自己含辛茹苦手把手带大的小师弟,眼里满是惊慌和失落,“你就这么急着取代我吗?”

         复兴号低头,勾唇一笑,将和谐号圈在自己的阴影里。

        “自然是为了让你只为我所有,师兄。”













正文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活在大纲死在开头了解一下。

/瘫

【雷安】听说花和白痴更配哦?

安迷修生贺

白领雷x白领安,设定两人同一公司不同部门

我来诈尸了【不是】

短,ooc

安哥生日快乐❤


正文👇

        安迷修今天一上班,就感到部门气氛不对。

        为什么大家看在下的眼神都小心翼翼?还都在窃窃私语?是在下做错什么了吗?

        他忍不住紧了紧手中的包裹,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衣衫整洁,扣子领带一丝不苟一如往常,头发除了那根桀骜不羁的呆毛也都服服帖帖,脸上表情也是温和且亲切的——大家都怎么了?

        他一如既往地跟负责前台服务的艾比小姐问了声早,然而对方躲躲闪闪的样子和不敢跟自己对视的神态让那种诡异感更强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他看到设计部办公室里那颗东倒西歪奄奄一息的芦荟时,安迷修什么都明白了。

        安迷修愣了半天才认出那坨残枝败叶蔫蔫哒哒的灰黄色不明物体,正是自己一直照顾的那颗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芦荟。

        安·植物爱好者·迷·芦荟养护主要负责人·修只觉得眼前一黑。

        不!荟荟!在下昨天下午请假以前你还不是这样的!在下不在的那半天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设计部的成员们看着安迷修一点一点褪色的表情,纷纷惭愧地低下了头,没人敢出来解释。最后还是平时跟安迷修关系不错的艾比忍不住从前台跑了过来:“那个......安哥,今天是你生日,我们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安迷修扭过头看她,动作有点僵。

        接着他就听到了“芦荟本来是大家一起养的结果主要都是你在照顾”、“大家觉得你辛苦正好你昨天下午请假了今天又是你生日就想帮你照顾一下芦荟给你减轻负担”、“但是往芦荟上挂装饰的时候不知道谁把芦荟的根拔断了”、“我们尽力抢救了可是它还是没挺过来”......等等的说辞。

        安迷修:“.......”

        安迷修:“虽然在下很感谢大家的心意,但是......是谁先提议要装饰芦荟的?”

        “.......”办公室再一次陷入诡异的沉默,这次连艾比都不敢开口了。

        “既然都不愿意说,在下也不为难大家了,”安迷修终于回过神,有些无奈地挠挠头,“芦荟什么的再买一盆就好,在下——”

        “哟,安迷修。”他还没说完,一个嚣张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闻言安迷修头疼地皱眉:“不在销售部好好待着,你跑来设计部干嘛,雷狮?”



        “设计部又不是你家,我爱来就来。”明明戴着幼稚得要死的星星头巾还一点不觉得违和的男子慢悠悠地凑过来,“哟,这不是你养的芦荟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他心安理得地忽视了周围人投来的怪异眼神。

       安迷修也没注意,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阻止这混蛋接下来的无情嘲讽:“它,它生病了。”

       由于撒谎他的耳尖有些微红。

        雷狮嗤笑一声:“芦荟养不活就算了,现在还学会撒谎了?我说安迷修,你是不是连骑士道也要放弃了?”

        “咳,在下没有。”安迷修尴尬地轻咳一声,扭头看向别处,试图躲过对方审视中带着戏谑的目光,“芦荟是我们所有人一起养的,在下在的时候它还是好好的......”末了忍不住握拳,“骑士道在下是一定会誓死守护的!”

        “可是芦荟还是死了,看来你这番话不可信啊。”雷狮一针见血。

        “......”安迷修沉默了半晌,叹口气,“它的死亡的确有在下的责任,在下以后会更小心的。”

        假装没有在偷听的各位设计部成员闻言脸上一红。

        “白痴骑士果然白痴,多说几句就还真把错怪在自己身上了。”雷狮翻了个白眼,余光里瞟到那人头上一晃一晃的呆毛,手一痒一把揪住,“你这家伙可真够蠢的。”

        “嘶——雷狮你干嘛!”头皮上一阵刺痛,虽然很轻但足够让安迷修抓狂。他伸手去掰对方作恶的手指,嘴里差点就爆了粗口,“雷狮你t......你幼不幼稚!”

        雷狮看着安迷修强行忍耐的表情顿觉有趣,手上用了点力作势要拔:“安迷修,你要是心里那么惭愧的话,不如把这东西拔下来插到土里面去当植物养,我看也挺像棵草的。”

        偷听的金没忍住“噗”了一声,被一旁的紫堂幻赶紧捂住了嘴。

        然而安迷修显然听见了,脸色涨红,“雷狮你住手!”一拳砸在他肩上,“请不要这样捉弄在下!”

        “噢?”雷狮挑眉,放开呆毛的手握住对方的拳头,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那你想要我怎样捉弄你?”突然凑近,笑得一脸促狭,“想打架的话不如.......嗯?”

        “.......”安迷修一把推开坏笑着的雷狮,将手中包裹狠狠往他身上一砸,自己后退几步,“雷狮你别太过分!”

        雷狮被砸得有点懵,拆开包裹一看是一大束玫瑰,愣了一下笑出声:“你这是要干嘛?求婚?”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些什么的安迷修眼前又是一黑,干脆破罐子破摔了:“花拿去,别再捉弄在下了。”别过脸试图掩饰脸红。

        雷狮盯着花,表情有些复杂:“安迷修,你觉得那么女人的东西我会收?”说着他从花束中拿出一朵插在安迷修头发上,“配你还不错,看看你那少女一样的表情。”端详了一下,雷狮忍不住大笑起来,整个办公室都回荡着他狂野【???】的笑声,不过由于太过狂野也有强行掩饰什么的嫌疑。

        咳,这个先不提。

        “.......”安迷修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开口声音很低,“这花在下自己种的,恶党你爱要不要吧。”

        说完转身就走。

        该死,自己昨天下午到底是为什么要为了这家伙专门请假半天回去做花束啊?

        脑子懵懵懂懂的安迷修突然感觉手腕上传来一股拉力,等回过神自己已经被那家伙扯到怀里了。那家伙笑眯眯地看过来:“别自以为是了安迷修,谁准许你走了。你该不会以为送花给我,我们就能和平相处了吧。”雷狮把花放下,腾出一只手捏住人的下巴,“还是说,你另有所图?”

        下巴上传来的力度迫使安迷修不得不顺着雷狮的意思抬起头,他毫不示弱地回瞪:“你想怎么样?”

        “是你想怎样。”雷狮顿了顿,“白痴骑士的举动还真够有趣的,平常看见我应该直接不理我吧?怎么,不想恪守正义了?”

        “......”对方眼里的戏谑激得安迷修又羞又恼,他狠狠咬了咬下唇,“在下,在下不想怎么样。恪守正义是必须的,不过还轮不到恶党你来提醒!”

         安迷修正在想下一句自己要怎么怼回去,就感觉雷狮单手捏住自己两颊的手微微松了些。他盯着自己眼睛片刻,眉头一挑:“嘁,真无聊。”说着他放了手,把花束扛在肩上然后理了理插在自己发间的花,“生日快乐——不过白痴和花更配。”

        然后,雷狮转身大摇大摆走出了设计部的门。

        这就走了?安迷修站在重新变得热闹的办公室里有些发懵。

        他伸手揉揉自己刚刚被掐的地方,还是忍不住笑出来,自言自语:“说什么白痴和花更配,自己还不是把花拿走了......”

        他大概猜到提议往芦荟上挂装饰的家伙是谁了。

        你还是喜欢在下的吧,雷狮?

                                                                                ——The End

#4.29 wj 套娃卡#

没有大哥?
我自己也可以。

出镜:腹白【原po】

【雷安】无言【一发完结】

雷狮生贺

小甜饼,非常的短

有没有车?你猜


正文👇

       今天是雷狮生日。

      安迷修不想去问“想要什么礼物”这种问题,那家伙的答案一定会是毫不犹豫的“你”。

       他跟雷狮在一起快三个月了,从一开始的互相试探小心翼翼到现在的坦然,真的很不容易。

       他们有吵过架。安迷修认为雷狮太过随意,不把个人责任放在眼里;雷狮认为安迷修对谁都太好,没有一点原则。

       吵到最后两个人都累了,安迷修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分手的问题,突然就被雷狮一把抱住。

      那个刚刚还跟自己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家伙把头埋在自己肩上,声音里有前所未有的脆弱:“安迷修,我很害怕。”

      安迷修差点给气笑了:我还没怕你一天到晚到处惹事呢,你怎么就先怕上我了?

       他正准备怼回去,雷狮又开口了,声音闷闷的:“你对所有人都一样好。”

       像是一只收敛所有锋芒的狮子。

      安迷修感觉内心被狠狠一击。

      他怎么忘了,雷狮再狂妄,也是个人啊。

      是人就需要安全感,是自己给得不够多。

      越是亲近的人,反而越容易忽视对方的感受。

      歉意和愧疚潮水般袭来,他伸出手回抱住雷狮,紧了紧,又紧了紧。

      “对不起。”

      安迷修自顾自回忆,没注意到身后的人已经醒了。雷狮从床上撑起来,手掌习惯性顺着腰线划过他光裸的背。

      他凑近安迷修耳畔,声音里带着调笑:“醒了?”

      “嗯。”有些痒,安迷修缩了缩。

      “安迷修,”雷狮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今天是我生日。”

      “在下知道。”

     雷狮笑得狡黠:“我要礼物。”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忍住腰背的酸痛一个翻身趴在雷狮身上,俯视着他。

      雷狮骤然被反扑也不恼,好整以暇地回看。

       安迷修看了一会儿,目光从他凌乱的发丝到修长的剑眉,从璀璨的双眸到高挺的鼻梁,最后停在线条锐利的唇上。

       他俯下身去,闭上眼轻轻吻住,开始细细辗转。

       雷狮的呼吸明显快起来。
 
        他进入安迷修的一瞬间,听见那人带着喘息的一句——

       ——“生日快乐,雷狮。”

                                                                  ——The End

#呆毛姐弟正片预告#
深夜突然发片❤

艾比:腹白,原po
埃米:青鸾
其他的等发正片再透露欸嘿嘿
正片估计遥遥无期【泥垢】

——既然是双生子,那么这个命运,我们一同承担。

注:本图与主线剧情无关。

【杂cp】Pieces

内含多对cp,开头会标明

随缘更

【论腹白如何变懒orz】

正文👇

1.雷卡

“卡米尔.......”

大哥,我在。

“卡米尔.......”

大哥你回头看看我。

“卡米尔......”

我想起来了,你看不见我。

......

“卡米尔.......”

“大哥,捉迷藏时间到了,把眼罩摘下来吧。”

2.雷安

“他是个骑士。”

“不,他是个傻子。”

“是个傻子你还来给他献花?”

“......我乐意。”

3.雷安

安迷修老胃病又犯了,不能吃生冷的东西。

雷狮叼着冰淇淋勺子幸灾乐祸:“安迷修,张嘴。”

“请允许在下拒绝。”

“张嘴。”

“不。”

“张不张?”

“不张。”

......


雷狮皱眉,舀了一勺冰淇淋含在嘴里直接凑了上去。

“雷狮你唔......”

良久,雷狮放开满脸通红的某骑士:“这样就不算生冷的东西了吧。”









                                         .                       ——To be continued

【瑞金】Here and Faraway*【一发完结】

ooc,校园pa,高中生瑞x高中生金,瑞金同班,有其他角色出没

emmmmm......想写两个少年互相治愈慢慢成长的故事,不是爱情向,反正私设成山了

我试图写得温柔治愈一点可是好像失败了orz

算个试水,根据和高中同学的经历改编

上一篇热度真的把我吓到了,可是第一篇瑞金我也很迷QAQ

挺短的

标*部分请看文末

正文👇

    

          金是格瑞高中第一个被搭话的人。
       
         去往军训基地的大巴停在路边,格瑞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闭目养神。旁边的座位微微一沉,格瑞睁眼。

         嗯,是一个金发纤瘦的男孩,手腕纤细得让人担心会不会随时断掉。
      
         “你好,我叫金!我们是一个班的吧?点名那天我见过你!”男孩开口了,声音出乎意料地很清脆很好听,像叮咚的山泉,“你叫格瑞是吗?”
    
         “......嗯。”其实格瑞并不是很想理他。
   
         “你是我在我们班第二个认识的人呢。”金边说边拉开了背包链,从里面拿出来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五三?高一?军训途中?
    
          ......嗯???
   
         格瑞更不想理他了。
    
          ......学霸什么的。

    

  
         格瑞作为学习小组的组长,要根据成绩分层来选择组员。
     
         “好了,基本上分组都分好了,最后剩下的这些同学,你们这些组长再商量一下吧。”
     
          “......紫堂幻成绩有点落后欸,把他加进来好怕他拖小组平均......不过好好教一下应该也没什么。我要紫堂幻。”
       
         “嘉德罗斯脾气有点冲,不过......算了,还是让他来吧。”

        很快,名单上只剩下了一个名字——金。
       
         刚刚还很融洽的气氛突然诡异地安静了。组长们心照不宣地对视,谁都没有要把金拉进组的意思。
       
         班主任丹尼尔很奇怪:“金的成绩属于中上,也没什么怪脾气,为什么你们都不想要他?”
    
         “......金有的时候,很怪......”
     
         “对,他的性格我们有点接受不了......”
       
         格瑞很沉默。
     
         最后丹尼尔没了辙,只好转向格瑞:“格瑞,你们组还少一个人,你又是班长,我看你平时跟金也走得挺近的,要不你就加了金?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慢慢就好了嘛。”
   
         “......”拒绝的话在格瑞嘴里打了个圈,最终还是点了头。
    
          ......其实格瑞很想说他跟金一点都不熟。



        小组排座位的时候谁都不想跟金同桌。
   
        面对沉默的组员,格瑞叹了口气:“那我来吧。”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排斥金呢?能在车上对陌生人打招呼的男孩,不该是这样的。
      
         ......很快格瑞就知道原因了。
      
         金写字的时候胳膊喜欢伸得很长,总是要将他的桌面占去四分之一;金的东西从来都很乱,书箱上的书经常因为堆得太高,滑落下来砸到他的脚;金老是忘带铅笔橡皮修正带,借了又不还;金喜欢上课看小说,老年机的按键“吧嗒吧嗒”整节课就没停过;金上课还喜欢睡觉,一睡就开始东倒西歪,让人很担心他会不会扭断脖子......
      
          ......重点是金的数理化竟然很好!上课上成这样还能把数理化学到这么好真的可以吗?
      
          ......数理化渣兼有轻微洁癖的格瑞有点坐不住了。
       
          在跟丹尼尔沟通多次无果后,格瑞长叹一声。

          ......真是不想金在我们组。


         高一升高二,原本的学习小组要打乱重新编排。格瑞已经是班长,又接了剑道社社长安迷修的锅,就拜托丹尼尔让他免了组长的职务。
      
         ......顶替他的就是金。据说还是他自己主动提出要做组长的。
        
         格瑞内心os:真的会有人愿意做他的组员吗?
       
         然而格瑞怎么都没有想到,打脸会来得这么快——这一次,最后剩下来的名字,是自己的。
      
         办公室里很沉默,丹尼尔也很尴尬,开始各种劝说。
       
         格瑞其实是很镇定的,他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这种结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冷漠,面瘫,不近人情,这样的人就算是年级第二也没人愿意亲近吧。
     
         他突然想到上一次分组的情景,那次被留下来的是金。
      
         当时自己还嫌弃他,现在又和他差了多少?

         格瑞有点自嘲地想着。
        
         丹尼尔还在劝说,不过格瑞已经没在听了。
        
         嗯?金?他在看我?

         “老师,格瑞来我们组吧。我要他。”是金!
       
         格瑞猛地抬起头,正好对上少年一双闪着光的湛蓝眼瞳。

        这家伙,是在可怜我吗?
       
        其实他也不情愿的吧,就像那时的我一样。



       ......然而金当组长,格瑞是真的看不下去。
       
        每周开例会,金永远在迟到的行列;身为组长上课打瞌睡看小说一样不误,丝毫没有作为组长的自觉;要不是格瑞提醒他,就永远也想不起自己该是哪一天值日。
       
        可是金真的尽力在做了——他课桌上贴得满满的标签上全是各种事宜,上课睡着时偶尔一两句梦话也是“凯莉你记得周一下午扫地啊”;晚上熬夜到很晚恶补偏科严重的语文和英语。
        
         格瑞看得出来金很努力,可是他没找对方法,或者说是运气不好。

        或许有些人的脑回路生来就与众不同?

        格瑞想帮他,可是他懒,不想跟他细说。

        所以格瑞选择直接帮他做。

        比如主持会议的时候顺手帮他整理一份会议记录,提前一周帮他排好小组值日表,在老师发现的前一秒把不小心睡着的他戳醒,装作不经意帮他分析语文阅读题的得分点。
       
        格瑞觉得这是在感恩——感谢他接纳了自己。
       
        金也感觉到格瑞在帮他,看向格瑞的眼神里多了些信赖——不过他本身就是那种容易信赖人的性格就是了。
      
        金开始变得更话唠了,逮着什么事都想跟格瑞说一说。格瑞一开始觉得烦,渐渐地就习惯了。
        
         .......反正也拦不住。



        发现金情绪不对是在高考前一个月的晚自习。
        
        当时格瑞坐在金前面,教室里很安静。格瑞正在写题,笔尖刷刷刷地响。
        
        突然后座传来一个声音,像是啜泣。
        
        格瑞笔一顿,抬头左右看看。
       
        很好,没人注意。
     
        他转过身,轻轻喊了一声:“金?”
    
        少年身体颤抖着,没有答话。
      
        格瑞叹一口气,拿上包纸把金带到了楼道。
        
        楼道的灯管老化了,暗黄的灯光让金满脸泪水的脸隐藏在黑暗里。少年哭得一抽一抽的,估计刚刚在教室里是一直憋着的,出来了才敢放开了哭。
      
         格瑞默默把手里的纸递给他,坐在一旁等他平静下来——然后发现出来得太急,拿来当午休枕头的滑稽抱枕还在手里。
 
         滑稽的表情在此刻看来,像是个诡异的黑色幽默。
        
         格瑞把滑稽抱在胸前,下巴蹭着绒绒的滑稽,沉默地等待着。
        
         金的抽泣声持续了很久,夹杂着抽纸和格瑞跺脚拍蚊子的声音。
     
        楼道里渐渐安静下来,格瑞看着楼外深沉的夜,头也不回:“不哭了?”
        
        “不哭了。”金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但是状态明显好了很多。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我也没怎么,就是突然觉得自己考不上大学了.......”
     
         “嗯。”格瑞站起来拍拍裤子,回头看他,“回去吗?”
      
         少年没说话。
       
         格瑞秒懂:“我带你去找鬼狐老师吧,他今晚好像守晚自习。”
     
         鬼狐是他们的生物老师,为人风趣,很受学生欢迎,也很会开导人——之前每个去找他谈话的人都这么说。

         金摇头:“我,我不敢......”

         “......”格瑞顿了一下,“我陪你。”

        少年还是摇头。

        格瑞想了想,把滑稽塞到少年怀里:“最后问你一次,走不走?”

        少年蹭了蹭滑稽,良久,沉默着点点头。

        好说歹说把金弄到了鬼狐办公室,格瑞站在门口等他。他背靠着墙,抬头盯着灯光里漂浮的微尘。

         夜依然很静,蛐蛐的叫声让这夜晚更加寂寞了。
        
         格瑞换腿换了好几轮,金终于出来了。他把滑稽又塞回格瑞手里,低声说了句“谢谢”。

         他看上去比进去时好了很多。

         格瑞“嗯”了一声,又带着他回了教室,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后来?

        后来高考了,金和格瑞都考得不错,他们各自都在各自的大学里过得很好,偶尔发个消息互相吐槽一下自己的大学生活,日子还和以前一样过。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存在过“爱情”或者类似“爱情”的东西——这是一种特殊的情感,陪着彼此慢慢长大——不是朋友,不是恋人。他们只是看着对方成长成熟,长成自己最满意的样子,然后放心地让对方出去闯荡。

        至今格瑞还忘不了某个金拉着自己讨论小组事务的下午,他咬着牛奶盒吸管,有些不耐烦地说你干嘛老是找我,金看着他笑:“我觉得你可以相信啊。”

       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眼里,该死地好看。

                                                                    ——The End

Here and Faraway*:若即若离